博弈论的核心是逐步过滤范围这样一个概念,也就是说随着每进入一条街,随着底池的筹码越来越多,玩家的范围会逐步缩减,或者说是被过滤成更窄的范围。具体表现为:激进者(即下注的玩家)每条街诈唬的频率不会太过,但却足以让防守者的行动不好做,于是防守玩家就会缩减他自己的范围,这样的话在面对任意一次下注时,他就既不会跟注太频繁,也不会跟注得太少。在博弈论中,每个玩家都应该是通过在保持自己范围平衡的情况下来冲抵对手的剥削。不过好在,事实往往是大相径庭的。

博弈论中关于缩减范围的内容有这样一种理念,在拿到某些牌型时,正确的做法是在碰上对手的攻击时立即弃牌;另一些牌型则是,可以用来跟注一次,如果还有攻击那就弃牌;第三类是,可以用来在翻牌和转牌跟注,但如果有必要河牌就弃牌;拿到第四类牌型时,一直跟注到底或许是唯一选择。今天的文章要探究的是两种可剥削的情况,在这些情况中有两种选择,要么完全不跟注,要么就一跟到底。这种情况都是在碰上过于激进的对手时发生的,这些玩家根本做不到逐条街地缩减范围。

Poker Chips

相当于底池大小的反主动下注

这种打法听起来虽说很荒谬,但反主动下注一个底池却是那些激进的娱乐玩家身上普遍存在的一种打法,不管喜欢与否,我们还是会蛮经常碰到这种打法的。

比方说对手在HJ位溜入,主人公在CO位拿到8♣8♦,HJ位是个激进的溜入者,所以主人公用了个标准的策略,他选择加注隔离对手,这样自己就可以在有利位置跟他单挑,还未行动的三人都弃牌了,只有HJ位如预期般跟注。翻牌Q♠9♠4♥发出后,HJ位就反主动下了一整个底池的注,这让主人公很不爽,他感觉自己这手88牌力虽然一般,可弃掉这手牌很有可能弃掉的是最佳牌。主人公这么想是没错的,像HJ位这类玩家,他是有可能用卡顺听牌、同花听牌、弱对子、甚至是纯垃圾牌在反主动下注,他的范围简直是个大熔炉,啥牌都有。问题是牌面往往将会对我们造成更不利的影响,转牌对手很可能会再次下一个整池的注。当一条狗开始对着邮差狂吠时,它是不太可能突然就停止不吠的,而HJ位就如一条狂吠的狗一样,他的攻击是无所顾忌的。

考虑到这点,最坏的做法就是翻牌这里跟注,可后面却选择弃牌,而这正是许多玩家用来处理这类情况的做法,他们太困惑,以至于想不到真正的解决方案,因此内心就产生了某种妥协,心想:“我就跟一条街,决不跟第二枪。”可这种做法正好中了对手的下怀。你的这种打算注定是会浪费掉在翻牌的投资的。

处理这种情况的做法应该是用有一定牌力的成牌一直跟注到底,但比之差的牌型就都弃掉。我们还可以用一些听牌跟注,尝试利用隐含赔率让对手为他的盲目激进付出代价,我们甚至可以用一些赢率高的听牌去加注。我的建议是所有比9x牌力差的对子都弃掉,如果转牌河牌不惧威胁,那就用9x或9x+的牌型跟注到底。这么做的波动会高,但对付这类盲目激进的玩家却是非常正确的处理方式。我们清楚对手是肯定会继续开火的,因此我们就得避免用那些扛不住后面火力的牌型跟注。要么立即弃牌,要么一跟到底,别让我们的翻牌跟注范围受到对手在转牌河牌诈唬的迫害。如果对手拿的是价值牌,他是能从我们的边缘牌身上打出不少价值,可我们都知道在翻牌不中牌的概率要比中牌的概率大,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用一手能够扛到摊牌的牌型去跟注。用9x跟注比88跟注更有好处的原因是如果对手拿的是Qx,那9x的补牌是5张而非2张。

较低的SPR

当SPR(筹码底池比)较低时,这意味着跟底池相比,有效筹码量所剩已经不多,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立即考虑清楚是否真愿意打光。举个例子。
我们在按钮位用10♠10♦跟了BB位的3-bet,他是一个水平较烂的玩家。翻牌5♠5♥3♣,底池筹码20.5bb,我们的有效筹码是90bb。对手下注了半个底池,我们跟注。转牌3♠,底池40.5bb,对手这次下注32bb,目前是什么情况呢?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行动时要提前做计划的原因。娱乐型玩家可能会先跟注,然后河牌再考虑河牌的情况,但像BB位这种对手,他不会为了平衡自己的范围,为了靠近最优打法而放弃范围中适量的诈唬牌型。事实上,这位玩家已经往底池投入了不少筹码,因此到了河牌,他不太可能会不往底池再投入最后的48bb(目前底池已经104.5bb)。因此对于我们而言,要么现在就弃牌,要么就一直跟注到底。

要考虑的问题是对手有没有能力在这里用Ax甚至纯垃圾牌在诈唬,同时他用66-99这种较差对子3-bet后在这里继续浪的几率是多大。我们要知道,在转牌跟注不只是用32bb去博底池的40.5bb,我们要考虑到自己其实相当于将会用剩余的80bb去博对手的下注、底池的筹码和对手剩余的筹码。因此,我们跟注转牌河牌的下注需要的赢率就是:
80 / 200.5 = 40%.
如果只是单纯地认为我们只需31%的赢率去跟注(32 / 104.5),这就大错特错了,要是因此最终在河牌选择弃牌,那我们用32bb跟注简直是一种超大的浪费。

结论

除了上述的例子外,现实游戏中其实还有很多情况,在那些情况里使用“只跟注一条街就弃牌”的打法,实际会比使用“跟注到底或立马弃牌”这种打法烂很多,大家要做的就是多留心这些情况。

Loading mor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