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游戏中的四种现代流派

PokerStarsSchool | 5个月前 里 打法与策略

Phil Hellmuth在2003年出版了一本《像职牌一样打牌》,在书中他用普通的动物来给对手分类,老鼠代表的是超紧,紧到压根不能在现今的游戏里盈利。豺狼代表的是令人发指的松,松到根本没法在游戏里赚钱,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手段。老鹰则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玩家,被形容为“全球技术排名前100的顶级玩家之一”。谁会想到Hellmuth老鹰的好日子会是现在!

重点是许多我们曾认为的最优打法,受到现代扑克理论的冲击后,它们已经变成了谬论,极少再被人使用。在这篇文章中,我来带大家找点乐子,重新用一些动物来定义现今的扑克流派,在当代游戏中如果仅凭墨镜的质量或肢体语言解读能力,那种烂打法说实话已经赢不了了。下面要介绍的动物形态不一,但这些动物打法上都不存在那种很小白的漏洞,比如完全不玩一手牌或像Hellmuth提到的大象那样溜入很多底池。想要成为当代游戏中的盈利玩家,你可以在以下流派中选择一种来学习。

秃鹫

秃鹫是通过很多小底池和常见的情况去学习的,他会抢夺那些别人不屑一顾的小利润,吃那些别人嫌弃的小底池。从长远来看,秃鹫可以毫不费力地在那些小底池用技术碾压对手,以至于他根本不再需要花时间去研究处理大底池的策略,毕竟大底池出现的概率少很多。秃鹫心里清楚哪些情况是多数人最不会处理的,他在很多情况中诈唬的频率比所谓最优的频率高,因为他很了解在那些情况中,多数人弃牌的频率都是过高的。秃鹫使用的下注量和打法是其他职牌尘封到箱子里甚至再也无法想起的。没错,对手在河牌这里的跟注率或许很高,但对手是否会为了阻止你不再用三倍底池的数量进行诈唬,而25%的情况下都选择跟注?他不会,他会弃掉范围里95%的牌型。

秃鹫通过靠赢取大盲注、靠在中小底池的超高盈利、靠在其他职牌不屑的情况中榨取额外的价值和弃牌率,来弥补自己在其他方面的损失。因此秃鹫的盈利是缓慢且稳定的,这种模式可以防止他们在较大的底池中遭受惨重的损失。不过一旦秃鹫连在大底池都表现很好,那就没什么竞争性可言了。

豪猪

豪猪本质上就比秃鹫紧很多,且是照本宣科行事。所谓的本不是以前那种只会教大家弃牌的老书,而是现代的GTO策略书。在剥削对手方面豪猪的做法是比较保守的,他们会遵守更稳健的打法,直至他们从对手身上收集到更多信息为止。豪猪的打法挺平衡,很难被攻破。如果你不惹他们,他们不会主动剥削你,可一旦你玩出格了,他们会立即高效地对你进行剥削。

豪猪大部分学习时间都用在钻研GTO上,通过学习在不同牌面结构上如何用不同牌型去用合理的频率下注和加注,他们构建了一种防御性很强的打法。不过因为花太多时间在夯实理论上,他们错过了在实战中练习那些剥削性策略的机会,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摸索出碾压多数玩家的策略。很多情况中,豪猪的EV都比秃鹫的低,但秃鹫却更常成为反剥削策略的下手对象。
豪猪流派的打法适合数学好的玩家,这类玩家更客观,喜欢像机器那样无破绽地玩牌,而不是站在主观的角度去剥削对手的弱点盈利。由于豪猪用同一套稳健打法去对付大多数玩家都能获得一定的盈利,因此相比那些需要非常专注且更具剥削性的玩家来说,豪猪一般可以玩更多的牌局。

熊派

熊派玩家的打法鲁莽而让人厌烦,他或她喜欢玩大底池,在大底池里挑战你的情绪和技术。熊派玩家喜欢在大家最不自在的情况中剥削和欺负你,一般就是在那些比较大的底池中这么做。熊派玩家会观察随着底池变大范围会有怎样大的变化,并挑那些对手们不爱打光(尽管理论上打光是正确的选择)的情况下手。为了减少波动,熊派玩家往往会挑打得比较紧的人作为攻击目标,然后避开自己的同类。

就个性而言,熊派玩家不介意输掉一些小底池,作为喜欢尽可能多玩大底池的流派而言,他们会有这种做法实在不足为奇,而熊派玩家也是少数那些“不亮牌就赢下底池率”很高的人,这些玩家是旧时代松凶派的现代版,如果你不介意自己的盈亏图波动很大,喜欢做激进派,熊派打法会是适合你的现代打法流派。

猫头鹰

猫头鹰玩的手牌数不多但注意力却很集中,这类玩家不会开很多桌,因为对于该如何玩手里的牌,他们有很高的标准,他们不能容忍自己的任何方面的能力低于95%的水平,会注意桌上的每个细节,备注对手大量信息。在你还没注意到自己的漏洞时,猫头鹰会老早就已经察觉出,在你玩过的成千上万手牌里,你三个星期前输掉的一手牌猫头鹰都会记得。猫头鹰每小时的手牌数会比豪猪的低,但每一百手牌赢的BB数却会更高。

猫头鹰绝不是那种会停滞不前的玩家,因为他们经常自省评估自己的表现,并不断追求完美。在他们眼里,每一个底池都是同等重要的。猫头鹰和熊派玩家不同,他不会特意去玩大底池,但也不会排斥它们。猫头鹰也不像秃鹫,他们不会特意专注于小底池,当然也不会选择忽视它们。

Loading mor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