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aker参加2003年主赛策略
2003年,Chris Moneymaker利用45美元参加扑克之星线上卫星赛得到的机会,拿下世界扑克系列赛主赛冠军,斩获足以改名命运的250万美元奖金,经此一战,Moneymaker在扑克圈一夜成名。这一次,扑克之星学堂对Chris进行了独家专访,在采访中,我们问及了这场比赛对于他的意义,聊及了那些助他夺冠的策略...
 

扑克之星学堂(以下简称PSS):2003年当您在卫星赛赢到了价值1万美金的WSOP门票时,您是一种什么心情?对于许多玩家来说,能够赢下门票,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很大的成就,您当时应该也是挺激动的吧?

Chris MoneyMaker(以下简称CM):我超兴奋,打电话给认识的每个人,告诉他们我就要参加世界扑克系列赛了,但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世界扑克系列赛是什么?" 那就相当于现在赢得铂金通行证的感觉,当时我只是想去体验一下,从没想过自己会赢,我去参加主赛只当是一种历练。

PSS:当你完全接受自己将要参加2003年全球最大型扑克比赛这个事实,知道自己即将去跟世界各地的顶级牌手去争夺一笔巨额奖金时,你是如何备战的?

CM:2003年备战一场扑克比赛跟今天备战一场比赛是不同的,当年可以找到的学习资料并不多,我的墨镜还是朋友买的,比赛前我提前4天到维加斯去实战了几天,毕竟我之前从未玩过线下赛事,所以我想通过一些实战去看看自己是否能够看穿对手,或看看对手是否能看穿我。

PSS:参赛的日子终于到来,你坐上了主赛的牌桌,拿到主赛的第一手牌,当时你是什么心情?

CM:主赛发了第一手牌后,我很紧张,最初的阶段我简直是惴惴不安,在头三个小时里,整个人如惊弓之鸟,说实话,在比赛最开始的前30分钟里,我一次都没入过池,直到我拿了一手AA"生意"才"开张"。

PSS:每天打牌的时间多长?打那么长时间牌,会不会挺折磨?

CM:那时候的比赛,每轮打的时间比现在长多了,我们是从中午12点开打,会一直打到凌晨1点才结束,有时候甚至会到凌晨4点。主办方心里有个数字,比赛要淘汰了那么多人后,他们才会叫停。当时我27岁,耐力比现在强多了,水和功能饮料一起喝也能对疲劳有所缓解。

PSS:到了Day2感觉应该很好了吧,在比赛的中期,你的策略又是什么?

CM:Day5之前,我的策略就是熬过当天的比赛,就是活下来,尽量少入池,我一直对扑克之星的代表说,我可以一直弃牌到挺进钱圈,这就是我的打算。

PSS:当天的比赛结束后,你是怎么放松自己的?

 

CM:我会先等待下一轮座位表的名单,名单一般是在凌晨1点左右就弄好了,等待的时候我就去打1-2刀的无限德扑,一旦座位表出来了,我就去找Dan Goldman,问他跟我同桌的人哪些是厉害的,那个年代的很多牌手他都认识,这么做能让我对同桌的选手有个大致的了解。

PSS:泡沫期临近时,你心里一定也在记挂奖励圈的事吧,这时候你会为了挺进钱圈而调整策略吗?

CM:平常的时候,在这个情况下,我一般会紧起来,会很紧张,但那年主赛的泡沫期,我的码很深,桌上没人有这么深的码,于是我做了当时还相当不寻常的一种打法,当然那种做法在现在已经很流行了,我就是利用大码的优势对其他人施压,做了很多操作,逼对手们弃牌,不停对他们加注。

PSS:挺进决赛的过程里,有哪些牌局特别关键,给了你夺冠的资本?

CM:对我来说最关键的一手牌是拿了Ah5h那手,我在中间位置开局加注,我基本是所有同花Ax都会玩的,大盲位的选手跟注,翻牌9T7,他过牌,我也过牌,转牌6,他下注15k,我加注到30k,他反加到45k,我再加到145k,他跟注,我手里没有同花听牌,就只是一张裸A,河牌是Q,促成了一些潜在的顺子,对手过牌,我全下400k,他手里还剩200k,他弃牌了。

还有一手牌是跟Scotty Nguyen打的,那手牌他在中位开局加注,我用KJ反加,他跟注,翻牌是Q嗨的面,我过牌,他下注,我加注,他弃牌,那时候我就知晓Scotty Nguyen的名声,所以那个底池对我而言意义很大。

 

PSS:在冲刺FT的过程中,你把Johnny Chan淘汰了,感觉很棒吧?这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CM:淘汰Johnny Chan出局给了我更多自信,Day3的时候我就发现他是个打法很完美的选手,当他跟我同桌,与我相隔仅一个人时,这就像噩梦成真似的,Day2的时候他把我打得落花流水,因此当我把他淘汰出局后,这极大地增强了我的信心,如果我连Johnny Chan都能淘汰,那我就有本事跟比赛中的任何一个人交手。

PSS:你是以筹码王身份进的决赛,码量2,344,000,占总码量27.9%,有那么多筹码在手,它们应该给了你很多自信吧?

CM:闯入决赛后,FT开打的前一天晚上我对我父亲说,我可能会跟Amir Vahedi和Sam Farha这两人中的一个打单挑,冠军会是他们两个中的一个,当时他俩的码量都在900k左右,而我的码量是200万+,我感觉他俩会是决赛行动最多的人,他们会淘汰一些人,然后筹码就上来了,之后就是我跟他们中的一个打单挑,但没想到最后却是我把决赛桌的大部分人淘汰,并成了最后的冠军。

PSS:进入决赛桌的人里,有谁是你比较怕的,有谁是你会尽量避开跟他入池的?

CM:决赛桌成员中,除了Dan Harrington,其他人我都不是太了解,但Harrington是桌上比较紧的人之一,他从没把我逼到一个很棘手的境地,之前Day1的时候就跟他交过手,所以对他的打法也有所了解了。

PSS:你打FT的策略是什么?

CM:我原本是打算坐山观虎斗的,让其他人互相残杀,只等好牌才出手,就是打算不出手"蹭"名次,可没想到我一开始就拿到好牌,然后开始淘汰人,接着就不停拿到好牌,然后就是不停淘汰对手。

当比赛还剩最后3强时,我的打法变得很凶,不管拿到什么牌,我就入局,每手牌我都加注,每手牌我都3-bet,我看得出Sam和Dan都很疲惫,于是我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

PSS:进入最后3强之前,有哪些牌局对你来说很关键?

CM:有一手牌是跟Jason Lester打的,我当时拿了QJ,他用AQ对我3-bet,我在翻牌中了坚果,接着把他淘汰。还有一手牌我用A2s开局加注,中间有两个选手跟注,然后Tomer Benvenisti用JT全下,是挺大的一个全下,大概20bb这样,我跟注后赢了底池。从当时的打法来说,我在那种情况选跟注是挺怪的一个选择,但在如今的牌桌,这种做法就很正常了。

PSS:最后3强时,Dan Harrington和Sam Farha两位对手都很强,你有自信挺进单挑吗?
 

CM:三人桌阶段,两位对手确实很强,但他们都没有给我施过压,Sam有点在等牌,没怎么出手,他们两人都挺疲惫了,90%的牌我都用来加注,慢慢累积了很多筹码,已经多到让我对对手没了畏惧。

PSS:你跟Sam Farha的单挑打了多久?有哪些牌比较关键?

CM:单挑打了大约24手牌,我心里感觉应该会很快,我们有讨论协议分钱,但Sam觉得凭靠他的实力,他应该拿多一些奖金,从这一点我知道他会想要控制底池,所以我给他施加了很多压力,关键的牌局电视都播了,有一手牌我用K嗨诈唬,然后成了葫芦,最后赢了。

PSS:最后一手牌中,你在翻牌中了两对,你拿的是5d4s,翻牌Js-5s-4c,你的赢率是76%,翻牌你加注后,Sam Farha全下,你立马跟注,当Sam亮出他的牌后,看到自己有很大概率夺冠,你心里当时是什么感觉?

CM:最后一手牌我翻牌中了两对,前一手牌我刚诈了Sam,所以我觉得他上头了,因此他宣布全下之后,我立马感觉自己是大过他的,觉得他已经没戏了,当时的我还完全不懂什么叫爆冷,因为我从没经历过爆冷,赢率虽说是76%,但在我眼里我是百分百赢定了,我不认为自己会输掉这手牌。

PSS:夺冠和接受完采访后,你那晚是怎么庆祝的?

CM:采访完,一切都弄妥后,我带上朋友,所有荷官,还有愿意跟我们一起庆祝的人,带上他们去了夜店,那晚消费了25k,但当时我身上只有15k现金,有个朋友把Huck Seed的电话给我,但那时我并不认识他,可他却借给我10k,让我把账付了。

PSS:当你拿下WSOP主赛冠军后,你的经历启发了很多年轻人加入这一行,由此扑克进入繁荣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Moneymaker效应",能够对扑克这一行产生那么大的影响,你的感受是什么?

CM:能够引发"Moneymaker效应",这真是一件很让人骄傲的事,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很多年,甚至持续到现在,这几个字眼可以在书里看到,在文章里看到,这真是我的荣幸。我们刚做了一个播客,然后还有可能会做一部电影,这一切在我眼里是那么的不真实,15年过去了,现在当我走进一间扑克室,我依旧能够从人们身上得到那种我刚夺冠时感受到的反应,这感觉真的太妙了。

"Moneymaker效应"固然是存在的,自从Chris拿下冠军后,看看现在WSOP主赛的规模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当然啦,扑克出现在电视里,新的线上线下扑克室的出现,这些因素其实也都推动了扑克的繁荣。
 


总之,自己能有这种影响,感觉是非常好的,但说到底,扑克本身其实就是一个很棒的游戏,现在看到那么多人玩这个游戏,我心里挺开心的,而且目前这个行业的环境很好,小级别的玩家拥有很多参加锦标赛的机会,拥有玩这个游戏的机会,可在我们那个时代,能够参加的比赛少之又少,我们甚至没有机会玩无限德州扑克,因为这类游戏根本不存在。

PSS:出现在WSOP主赛的那副很有名的墨镜,它后来哪去了?你会再把它带上桌吗?
CM:Day1的时候Lou Diamond就选我会赢,我夺冠后他也来夜店了,后来他回去时不知怎地把那副墨镜带回了家,第二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你的墨镜在我这。"我说哥们你留着吧,我真不知道它是否会再被带上桌,因为它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我手里其实还有另一些很酷的纪念品,但那副墨镜不在我手上。
 
在参加一场高规格的线下赛事时,你的策略是什么?
欢迎留下您的高见!

 

X Cookie信息

为了完善您在我们网站的体验,我们在您的计算机上放置了Cookie。您可随时更改您的 cookie设置 。否则,我们将假定您同意继续。